全职本命方士谦,霹雳本命疏楼龙宿,现在只沉迷霹雳和超轻粘土

一个有钱少爷和一个穷妖怪,关于弈老板赌场不得不说的故事(上)



突然发现快两年来,这是我第一次写yys
cp是博雅x大狗
我发现我的用词,充满了“捅了”捅了”别问我为什么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1.
不知道有没有人幻想过三大妖怪齐聚首的场面。
也无非就是酒吞童子抠着脚喝着酒捅着挚友,大天狗理着翅膀吃着水果数着存款,玉藻前画着女妆顺便给两人画着速写。
酒吞很不理解,大狗子你怎么这么穷?
玉藻前很不理解,大狗子你要钱干什么?
大天狗痛苦的回应,大概是为了爱与正义吧。
酒吞很不屑,我看你就是要去贿赂策划加强。
玉藻前很不屑,我看你就是要去贿赂策划出新皮肤。
大天狗无比正直的说,我们平安京三巨头同进同退,一荣俱荣,你们怎么能这么想我。
玉藻前想了想,回到,你是不是要买杀手捅了那个有钱的人类少爷吧??我也挺想揍他的。
酒吞:如果要去捅源博雅,算我一个。

2.
大天狗很需要钱,真的是为了他的爱与正义,真的不是为了捅了那个,不知不觉中惹了三大妖怪的冒失的家伙。
以前钱这个概念在妖怪里一点也不普及。
妖怪要钱干什么?买手办么(划掉),听说玉藻前至今买颜料画笔的钱还赊着呢。不过店老板亏并快乐着。
妖怪自然不需要钱,半年前,一百多个妖怪的大家族,谈钱的只有一只老鼠。
如果那个,断腿的黑心老板没有出现的话。

3.
断腿的黑心老板是个神一般的存在。
没有人知道,他的腿到底存不存在(这真是一个薛定谔的猫的故事)。
亦没有人知道,他的腿是开赌场前被打断,还是开赌场后被打断(这真是一个先有鸡还是先有蛋的问题)。
更没有人知道弈老板赌场背后的最大股东是谁(这真是一个我们知道他是有钱人就行了的故事)。

4.
弈老板的股东是谁,所有妖怪都不知道,大天狗也不知道。反正大天狗辛辛苦苦给魂十的大蛇打工赚钱,一天还不够豪赌一局。
大蛇的黑心,可见一斑。
但是所有妖怪都知道每次找弈老板赌博的最有钱的人,是源博雅。
因为源博雅会很开心的大声说:弈老板!我20w赌酒吞童子输!弈老板!我20w赌玉藻前输。
如果仅仅是这样,大天狗也不会记恨上源博雅,当他傻就好了。要不是这货有钱,早被玉藻前酒吞的追随者找麻烦去了。
可是源博雅更开心的大声喊:弈老板!我30w赌大天狗输!
玉藻前酒吞听了之后,非常没有良心的,放下对源博雅的仇恨,并且。
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
歇一歇
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
大天狗内心:mlgb

5.
大天狗更生气的是,这一局,博雅还赢了。
抱着弈老板的五根腿毛几十片鳞片和一百多勾玉,喜滋滋的走了。
大天狗更更生气的是,这一局,他拿出自己从牙缝里省下来的10w(真是闻者伤心)赌了自己赢。
血本无归。

6.
大天狗自称讲道理的妖怪,因为这点事找一个人类的麻烦,只有酒吞干得出来(酒吞正在提刀捅狗的路上)。
如果那个冒失的人类,没有提着一大笔钱,跑来山下露营的话。
狗子翅膀都要炸毛了,2800w的钱啊!你拖着来爱宕山露营???帐篷都放不下了好嘛!
然后源博雅坐在高高的钱堆上,吹起了笛子。笛声如泣如诉,诉说着有钱人的苦恼。
大天狗蹲在树上,身上是洗得发白的白色常服,想着这个人人虽然败类,笛子吹的还是很好。
源博雅抬头一看:树上那只兄弟?要不要一起喝酒?
大天狗一看,平安京27年的白酒。真是糟蹋东西,这种酒应该放在盛宴之上,也就你还带出来一个人喝。
再说人类的酒,我大天狗怎么会喝?我这种档次的妖从来都是喝自己亲手采的葡萄、亲口酿的葡萄酒!现在我的巢里面还有三坛呢!
然后大天狗就过去了。
真香!

7.
我们都知道,男男主角如果在野外,一定会下倾盆大雨,一定是雨女都看不下去这对秀恩爱的。
但是大天狗的本意可不是秀恩爱,他在听博雅难过的说他的苦恼。
源博雅:我的父亲大人每天给我200w,让我出去随便花,花不完不准进家门。我就想着吧,干脆拿去赌钱,输光就可以了!可是呢,我一直赢啊一直赢。我赢钱干什么?我又不缺钱?现在我拿着这么多钱,愁死我了,我该怎么办啊。
大天狗脸皮薄,没脸说你把钱都给我吧这句话。
然后越听越气,翅膀猛的炸毛炸开。
pia的一声,源博雅被推到了外面的小溪里,瑟瑟发抖。

8.
大天狗现在很想报警,他宁愿看见每天不穿衣服露naizi的酒吞,宁愿看见每天穿女装的填假胸的玉藻前,也不想看见源博雅的裸体。
主要是现在两个人,躲在帐篷内。
源博雅的背后,是金币堆成的,高高的背景墙。
大天狗觉得自己要瞎了。
大天狗心生一计,你要不要去我的窝里?这场雨估计要下到明天。
源博雅:好啊。

9.
大天狗非常开心。
大天狗:那你背后的钱呢?(潜台词送我好不好)
源博雅:你带我躲雨!我当然送给你了!
大天狗开心的尾巴摇了摇(住手狗子没有尾巴!)。
源博雅想了想:不过你这种级别的妖怪,肯定不需要钱的吧?肯定都特别有钱吧,对不起啊,要不我把这个笛子送你?
大天狗:住……住手…………
大天狗:那我把钱也带回窝里?放这里淋湿了也不好。
大天狗觉得自己特别机智,等吧这一堆钱弄到自己的几千米高的窝里,源博雅肯定懒得吧他们搬下去。
源博雅面露难色:那肯定你很累啊。算了吧,等我府上的人来了,会把这些东西搬回去的。反正我每次丢个几百万几千万,都会有人搬回家。
大天狗肉疼,并且很坚强的吧人送回了自己老窝,毕竟还有个笛子赚。不知道卖给玉藻前他会不会收。
不行,玉藻前买东西从来不给钱的(。

tbc

评论(6)
热度(108)

© 三盏三谢 | Powered by LOFTER